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南通第一中学 >> 百年校庆>> 校友心语

校友心语

我的一中缘

作者: 来源: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0日

周甜

1976年至1981年,我在一中度过了5年快乐的中学时光。如果人生可以用颜色来做标记,婴幼儿粉色,童年绿色,青壮年玫色,老年金色,那么,我愿意用淡淡的紫色标记浪漫羞涩而芬芳的少女时期。

我的家在南通市城区中心区域,所谓“六桥之里”。那儿距离通中很近。凭我当时的学习成绩,完全可以进入通中重点班,可我在一中一待就是5年。每天舍近求远乐颠颠步行3站路到一中上学,仿佛一中的水更甜似的。

真的,一中校园的空气里,总是弥漫着青青绿草的香气,老师和同学们的脸上永远洋溢着温暖的微笑。我喜欢他们,他们中的许多人也喜欢我。

一、父亲领我进入美丽的一中

我的父亲周仁1972-1981年期间在市一中任教。他是一位既严厉又有趣的人,热爱写作,是江苏省作协会员。父亲担任班主任,教两个班语文课,嗓门很大,批改作文又快又细,不少学生对他印象深刻。一位76届学姐说,“他是一位难得的好老师,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恢复高考后,父亲争分夺秒帮学生补习功课,除了语文,还补习数学……教学之余,父亲还夜以继日地进行科普创作,想把十年耽误的时间追回来。终因积劳成疾,47岁就英年早逝。父亲的学生都很怀念他,班级聚会时常常提到他。

父亲对一中的爱也传染给了我。记得父亲第一次带我去一中,我就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学校。一排排教室掩映在绿树丛中,当中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将教室、办公楼连接起来。教学楼之间有花园,花香扑鼻。课间,学生们在花园里读书、游戏。操场上,更是生龙活虎。老师们遇到我就像早就认识似的,满脸喜爱,不住地夸我。后来我才知道,视女儿如掌上明珠的父亲,曾经向他的同事和班里的学生介绍过我的作文,所以高年级的同学见到我也不觉得陌生,这让有些羞涩的我对一中的环境产生了家的感觉。

(图为周甜的父亲周仁,1980年代初在南通市一中给学生上语文课时的情景)

二、母亲常讲一中上学的故事

我的母亲顾凤鸣是一中58届初中毕业生,之后去化工中专继续深造。她跟我说起初中班主任老师周天、任课老师林弥励,以及她的同窗和闺蜜时,常常激动得脸上放光。母亲对自己中学时代的“光辉历史”十分自豪,可以想象,如今依然健康美丽、保持良好生活习惯的母亲,在她的豆蔻年华,一中就是她的圣地。

母亲中年时在化学制药厂化验员的岗位上被选拔进入实验中学,从教20多年,兢兢业业,广受学生爱戴。在她身上,有着一中“敬诚勤朴”校训的烙印。母亲总是以她的中学老师为榜样,把初等代数和平面几何讲得非常清晰,她在家做的数学题摞起来高高一叠。母亲对我的教育很少说教,更多的是靠言传身教。

(图为周甜的母亲顾凤鸣)

三、我在一中难忘的学习生活

1976年秋天刚上初一时,我们国家发生了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是唐山大地震,二是毛主席逝世。我们这些稚嫩的孩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有段时间上课、开会都得在室外进行,记得代数老师第一次解释负数概念时,我正一面看着老师在阳光下的黑板上吱吱呀地作图,一面担心树下的毛毛虫爬到我的脚上。室外教学对老师更是考验,幸运的是,老师总有办法让我们专心听讲,爱上所学的课程。

我们的老师个个都非常敬业,而且教学生动、得法。英语老师顾懋蓉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找来许多经典的英文歌曲,自己刻蜡纸油印,一首一首教我们。我到现在还记得英语课上全班起立,吟唱《当我们还年轻》、《老人河》、《铃儿响叮当》的情景。

学校成立了文艺宣传队,排练革命现代京剧《杜鹃山》、话剧《园丁之歌》,组织大合唱等,在南通市各大剧场公演。初中语文老师周秉晖非常漂亮,普通话很标准,在《杜鹃山》、《园丁之歌》中饰演女主角。我们班是文艺班,好几位同学参加演出,有的当演员,有的在乐队里拉二胡和提琴。我在《园丁之歌》中饰演一名女学生,台词是什么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下午一下课,就去礼堂排练,非常开心。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丰富了我们的知识结构,提高了我们的文艺才能,也培养了我们团队合作的习惯。

高中语文老师康真,数学老师顾敏、徐捷,物理老师孙字民,化学老师周倩侬,政治老师吕安兴等上课都非常认真,课后则像爸爸妈妈一样慈祥温柔、爱生如子。周倩侬老师甚至还救过我,是我的恩人。一次化学实验稀释浓硫酸,我自以为学得好,抢着先做。不料手忙脚乱中误将水倒入浓硫酸中,酸液即刻飞溅到脸上,疼得我大叫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正在另一组做示范的周老师立即用棉布拭去我脸上的液滴,然后夹着我冲到医务室,迅速将碳酸氢钠药水扑到我脸上。接着带我坐三轮车赶到隔壁人民医院急诊处理。身材瘦削的周老师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和勇气,整个过程大约只持续了十几分钟。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在家中休息,周老师还上门探望,帮惊魂未定的我平静下来。一周过去了,我也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要不是周老师非凡的应急处理能力和超乎寻常的爱心,我的人生也许是另外一个样子。那次事故也成为一个教训,一直提醒我做任何事情都要仔细认真,守规范不莽撞。

四、同学友谊相伴一生

中学阶段是身体、思想逐渐成熟的关键阶段,除了老师的引导,同学之间的关系对个人成长也非常重要。幸运的是,我在一中5年,结识了可以相伴一生的同学,大家相濡以沫,互相鼓励,直到毕业后的几十年,始终友爱无隔阂,从未间断联系,不少同学。

值得一提的是,高中同学顾锋后来成为我的丈夫,我们在事业和生活中相互支撑,既是亲人又是挚友。一中也成为我们永远的家园,和共同的缘分。

 

 

(图为顾锋、周甜与罗飞、任佳、张辉等同学在母校市一中相聚)

 

(作者系市一中1979届3班初中毕业生及1981届1班高中毕业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