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天地>校友心语>详细内容

校友心语

班主任“李师傅”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3-31 13:57:36 浏览次数: 【字体:

 

1972届  唐启荣

工人教师,“文革”的产物。在那个时代,那个年间,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几乎每所学校都有。然而,在全市重点学校高中年级担任班主任的却为数不多。而不仅能胜任该岗位,并且深得学生崇敬和爱戴的更为鲜见。上世纪70年代初南通市第一中学高二(2)班班主任“李师傅”,就是这样的工人教师。

李师傅叫李守忠。因为是工人教师,同学们对他的称呼就是“李师傅”。1971年春节后,因家庭搬迁,我从通中转入市一中,时称南通印染厂五、七学校,分在“九连五排”(高二时恢复校名)。初来乍到,班上一些男生对我“欺生”。一次课间,几个同学和我打了一架。他们似乎还不罢休,放学后在黑板上画了漫画,对我进行攻击。第二天一进教室,同学们看了大为惊讶,一片哗然。钟声一响,李师傅进了教室,顿时鸦雀无声。李师傅比我们大10几岁,中等身材,脸大、眼大、眉毛粗,络腮胡子刮的很干净。他一发火,声似洪钟;脖子一粗,眼睛瞪得更大:“这是谁画的?!”他指着黑板问,神情很威严,样子有点吓人。所为者恐怕是被吓的,立马站起来承认错误。当天放学后,李师傅把我们几个同学留下来“斗私批修”。他们几个向我赔礼道歉,我也作了自我批评。就这样,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后来一直很团结,并且都成了班上的体育骨干。

说到体育,李师傅虽然教我们数学,但他酷爱体育。他不喜欢“书呆子”。体育好的同学,即使成绩差点,他也偏爱。他要求所有同学每天早上都要参加晨炼,到操场上跑几圈;下午放学前完成作业的全部参加体育活动。那时候,篮、足、排、乒、羽5项球类盛行。我从小体育好,小学二年级就进了市少年体校游泳队。当时体校足球队的张教练要收我到足球队的,可晚了一步。我虽然个子不高,但比较灵活,5项球类都“凑合”,特别是投篮命中率高,深得李师傅宠爱。我几乎每天傍晚都在球场上活动,天黑离校。李师傅经常和我们同场竞技,5类球都玩。玩得最多的是篮球和排球。因此李师傅和我也结下了一定的情谊。学校每天做广播操,他让我站在全班同学前边做“领操员”。这在同学们眼中,也是个很风光的差事。由于班主任喜欢体育,并带动班上的同学积极参加体育活动,我们班涌现出许多体育“尖子”。在庆祝建国22周年全校田径运动会上,我们班夺得总分第一名,令全校师生刮目相看。在后来全市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上,我班好几个同学代表校队出征,都取得了好成绩。当时,南通印染厂五、七学校在市里拿了团体冠军,风采赫赫。我班的戴建、王中伟等都是在参赛项目上夺魁并破市记录的。

那阵子,市里对教学质量抓得很紧,我们的学习很紧张。也就是在那两年的高中,我真正学到了一些文化知识。后来,那段时期被批判为“右倾翻案风回潮”。当时学校高二年级只有两个班,对于李师傅来说,肩上的担子多重可想而知。他还兼教两个班的高等数学,责任更大。但他卯足了劲,备课充分细致,讲课深入浅出,让同学们容易理解。他上课很较真,同学们不敢有丝毫怠慢。每学期成绩通知单评语,他都亲自一一评写。时至今日,我在当年的成绩单上看到李师傅留下的隽秀而大气的字迹,学生时的表现历历在目,字里行间却渗透着李师傅的心血呀。

我们除了完成学业,还要学工、学农、学军,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李师傅作为班主任都要全程陪同,既是领队,又是保姆。在磷肥厂江边挖泥做“战备砖”,他中午带我们打篮球;在印染厂劳动“三班倒”,他安排时间陪我们打乒乓球;在芦泾乡支援“农忙”,田头休憩时他邀大家唱歌……记得我当时“喊”了一曲样板戏《沙家浜》里郭建光的唱段,博得了同学们的掌声和李师傅的赞扬,心里特别开心。李师傅和我们在一起,不管到哪儿,同学们再苦再累也心情愉快。我们班真正做到了“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不光是体育在全校出足了风头,更重要的是每个学期,学生的成绩都达到了规定标准。工人教师“李师傅”也因此在全校名声大振。

我们班在册人数超过60,除了市区和郊区,还有部分来自当时县区的陈桥、幸福、兴仁等乡镇,寄宿生不少。有的同学家庭比较困难。对于班主任来说,除了要抓好他们的学习,还要照顾好他们的生活起居。李师傅待学生就像自己的弟妹,在这方面花了不少精力,使他们的学习和生活井井有条。他还要求城里的学生要主动关心农村的同学。于是,班上开展了“互学互帮互助”活动,以增进同学间的团结和友谊。记得假日里的一天,在李师傅的嘱咐下,我和季耿等几个同学,去家境贫寒的周汉涛家走访。我们大早出发,骑自行车两个多钟头到兴仁乡下,又费了好多周折才找到他家,令他感动无比。他父亲是个朴实的农民,专门煮了新米饭,下河摸了几条鳗鱼招待我们。口味儿特香,至今记忆犹新。

李守忠是市航海机械厂的技术工人,这是我离校多年后才知道的。我1973720日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乡插队,几年后上调进厂。1980年,我以高中学到的文化知识为基础,考上了南通市工人业余大学,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4年毕业后,我成为大中型企业厂部办公室的中层干部。一天,我在大庆桥南端的路上碰到了李师傅。我们都骑着车,赶紧下车后靠路边叙谈。10几年没见,李师傅头发已经花白,满脸胡渣,显得苍老。他告诉我一直在厂里混,爱人也在同厂,两个儿子都在上学。我感觉到他的生活很一般。李师傅在我心中曾经是高大的、叱咤风云的形象。看到眼前的李师傅,我心里酸酸的,有一种凄楚的感觉。我后来专门到他厂里去看过他,并跟他说,家里要是有什么事,孩子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可他从来没提过。

2003222日,我们市一中72届高二(2)班在华能宾馆搞了一次纪念毕业30周年聚会,签到人数达56人。作为班主任的李师傅,理所当然地被奉为上宾。李师傅年过花甲,业已退休,看到同学们非常高兴,显得有些激动,又似乎有点拘谨,说话的声音远没有当年洪亮。大家一起合影留念,李师傅微笑着坐在中间。可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师生见面,竟成了李师傅和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聚。

三年后,李师傅去世的噩耗传来。那天下午,我们班的三、四十个同学相继从四面八方赶到了位于北濠新村的李师傅家里。家人在后屋为他设了一个很小的灵堂。屋内纸烟缭绕,哀乐低回。看到李师傅脸颊消瘦,面色苍白,静静地躺在灵柩里,我心里感到非常压抑。男生们眼圈发红,女生们忍不住流下眼泪。听说是肝病夺走了他的生命,终年才65岁。

高中班主任李师傅就这样走完了他的一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市一中建校90周年之际,拙作此文,谨示对他的怀念和追思。望学校的史册能永远记载这位曾经在非常时期就教于母校的爱岗敬业、忠于职守的工人教师李守忠。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