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友天地>校友心语>详细内容

校友心语

师恩如醇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4-01 07:46:13 浏览次数: 【字体:

1987届  王燕

女儿喜欢翻书橱,一次,她翻出一本《简明英汉词典》,好奇地问我:“妈妈,使用简化字那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有一本繁体字的英汉词典?”想起来,已搬过好多次家了,但这本词典我却一直珍藏着,因为每次看到它,总让我的思绪回到青春年少岁月,忆起我美好的中学时光和心底珍藏的老师们对我的关爱。

我是1981年从一所名不经传的农村小学跌跌爬爬地考进南通市一中的。记得当年整洁的校舍、领先的电化教室、标准的操场,还有先生们渊博的知识,一切无不吸引着我。初一的班主任陈正荣正当中年,精力充沛,他给我们上的第一堂班会课上就告诉我们,虽然全校的最高分在我们班,但我们现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谁付出的努力多,谁就会领先。我一开始对自己也没有信心,但陈先生的鼓励让我没有退缩,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进入中学的第一次考试是地理单元测验,我考了全班最高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一次考试成绩我都遥遥领先。

我父母都在乡镇企业工作,收入微薄,供养我和妹妹两人读书,有些吃力。学校通过学生自己申请、班级评定,给我们几个家境困难的同学每学期发给助学金,虽然数额很少,但在当时是雪中送炭,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那时的学习环境很艰苦,买一本英语词典对我来说还是一笔不菲的支出,我一直没有向父母开口。记得在我上初一的一个早晨,班主任陈先生给我送来报纸包着的一个纸包,对我说:“好样的!继续努力。这是我家里的,现在我也用不着了,送给你吧!”我打开一看,是一本《简明英汉词典》和两本硬面抄。我当时欣喜若狂,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陈先生,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工具书啊!从此,我对这本词典爱不释手,它伴随了我整个中学六年的英语学习,给了我无数的帮助,使我对学习英语充满了兴趣。至今,我仍珍藏着。当我告诉女儿这个故事时,她是不能理解的,因为现在工具书对她来讲是轻而易举可以得到的,而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是奢望啊!

上初二的时候,青春期的不安使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我还记得那时学的二元二次方程。班主作陈先生是教代数的,及时发现了问题,他知道我的自尊心很强,悄悄地与我妈妈及时进行了沟通。回到家后,妈妈很严肃地批评了我,使我意识到自己上课经常在走神,不由自主地看窗外发呆。现在回想起来,陈先生的提醒真是让我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啊。

在初三快毕业的一个家长会上,我父母想让我考中专放弃考大学,陈先生又做我妈妈的工作,积极鼓励我上高中考大学。我一直对陈先生充满了感激,在我人生很多关键时刻,是他及时给了我指点。

由于成绩优秀,我是市一中恢复奖学金制度后第一批拿到奖学金的两个学生之一。虽然只有八元钱,但对我来说真是莫大的荣耀和肯定,这里也凝结着多少先生们的心血啊!

高中三年仍然在市一中度过,从临时的平房教室到地板踩得嘎吱作响的二层青砖小楼,到处留下了我的青春痕迹。2007年高中毕业二十年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们到当年的教室里找到自己的座位,高考冲刺前寒窗苦读的日子仍历历在目,当年老师的音容笑貌时时在脑海里浮现。高一第一学期的班主任丁汉清老师是个老烟枪,但他上的化学课总让人充满了联想;高一以后的班主任刘宗保老师第一次担任班主任,他像个大哥哥一样,和我们一起成长,也同我们一同烦恼和快乐着;化学老师周倩农是副校长,总让我联想到林黛玉一样的弱不禁风,但她的化学课是我最喜欢的,我还当过化学课代表;物理老师刘文平把枯燥的物理能讲得那么生动和浅显易懂,打心底里佩服她;语文老师郑伯元读起课文来像个老夫子摇头晃脑,但对付我们的语文学习很有一套现代教学方法;几何老师梁尚尧针对我们高考前的焦虑心理,给我们作心理辅导,他讲的考前深呼吸法在我每次的考试中均屡试不爽;还有我喜欢的生物课叶老师和周老师;历史老师把历史都编成历史故事讲给我们听,现在的易中天讲得也不过如此,我们中学时就已享受了这样轻松愉快地学历史了……

还有,初中的语文老师王胜士,是个很有个性的老师,有一次竟给我的一篇作文打了95分,把我乐了好多天,都有点长大以后当作家的意思了。体育老师缪寿山和我每天坐同一趟公交车回家,甚至还帮我赶走过跟踪我的坏人。高三开始住校,由于每个同学的作息时间不同,我又睡得比较早,有些不适应,经常还要回家。有一次,孙副校长正好碰到我又从宿舍溜回家,拦住我,笑眯眯地警告我说:“我们指望你考出好成绩为我们学校争光的,你可不能老往家溜,把高考不当回事啊!”我冲他笑笑还是回家了,那时感觉老师就家长一样的亲切。

最终,我还是没有辜负先生们的厚望,高考成绩全市第一名,为学校争得了荣誉。在我的记忆里,我所接触到的母校的每一位老师都是那么和蔼可亲,不但教给了我知识,也教会了我做人处事。如今,我已成为一名法官,母校“敬诚勤朴”的校训仍记在心,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办案,做一个公平正义的法官是我最大的追求。现在,自己也为人父母,却已很难找到像当年我所感受到的如此亲密纯洁的师生关系了。每每回忆起当年先生们的恩情,犹如品一坛好酒,愈久弥醇。

分享到:
【打印正文】